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www.jnhss.com

第一章:美女隨行進埃

公元2011年6 月我隨同考古隊前往埃及,那里是一個神秘地文明,有

很多的未知之謎等待開啓,我們考察隊,好不容易申請下來,這一次前往

“圖坦卡蒙”的陵墓,這是有史以來最邪乎的墳墓,傳說先后有21人因它痛

苦地死去。

但是我們考古出身的人是不會在意這一些的,沒有什麽比探索未知更

能帶給我們以快樂,哪怕爲此付出生命!

我隨行的隊員有來自馬來西亞的小夥子,大家都叫他“唐”,說來他

是華裔的后人所以漢語說得和地道的華人沒什麽區別。

另一位是考古學數字分析師——“李婉柔”,是這方面的天才剛從美

國留學回來,年僅22歲的美女,長腿秀麗旖旎,秀發生波,偏偏帶著一副大

大的黑色眼眶,看起來有種書生的弱弱的氣質,讓人忍不住憐惜。

正神遊著突然隨行的另外一位華盛頓的金發美女“瓊斯”走到我身邊,

碰碰我,壞壞的朝我一笑,然后朝著李婉柔的方向擠眉弄眼,我一時手足無

措……

這位美國的美女是建築分析師異常的淘氣,24歲喜歡穿一身火辣的衣

服,比如此刻正穿著火紅的吊帶,雪白的后背盡覽無余,偏偏她又膚色及其

白嫩,讓我忍不住浮想聯翩……短褲難以遮掩她修長的大腿。哎惹人犯罪啊

……我心中哀歎一聲,翹起二郎腿遮掩下半身的反應,鬼靈鬼氣地的“瓊斯”

看了我那地方一眼,貌似有所察覺,故意在起身的時候在我的大腿上狠狠地

壓了一下,我疼得額頭冒汗,“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此時隊長美國的考古史學家“john”對大家一招呼“到了,大家先下

車在AMERICAN酒店休息一晚上,隨后我們明早一起起身前往圖坦卡蒙之墓。”

這所酒店實在是不錯舒坦異常,我坐了下來,一邊在夕陽的余韻下回

憶今天“李婉柔”的音容笑貌,太美了!正在這時敲門聲響起,我開門發現

是婉柔,我一時吃驚,婉柔換成了裙裝如一朵盛開的花兒,別樣的優雅動人。

婉柔此刻眉頭緊鎖,我嘗試性問了一句:“婉柔,怎麽了什麽事這麽

煩心嗎?”

婉柔輕抿一口茶水,搖搖頭無奈地歎了一口氣:“我怕!”

我走過去坐在她身邊:“婉柔怎麽了?有我在!”

婉柔瞪著水汪汪的美瞳看著我:“你不懂得……我……”淚水竟然不

自主的打顫,我心疼異常,走過去輕撫她柔弱的后背,婉柔撲在我的懷里如

孩子般的哭泣,雖然我有很多疑問,此時無聲勝有聲……

良久婉柔哭夠了我試探性的問一句:“婉柔,怎麽回事?誰欺負你了?”

婉柔搖搖頭,從一只紡織的錢包中拿出一張相片,我看了一眼,這是

一位金發的美麗女子正燦爛地笑著:“伊布琳。懷特!”我失聲道!

婉柔點點頭:“你肯定想問,我拿這張相片干嗎?”

我點點頭,婉柔淡淡地口吻:“因爲這是我的曾祖母!”

我震驚了!一時不知作何言語。

婉柔接著拿出一頁折疊的紙張,上面寫著潦草的一行字:“我再也無

法忍受詛咒了。”

我隱約有種說不出的感覺偏偏道不明,但是那放佛是靈魂深處的歎息,

是的我的靈魂深處聽到了一聲歎息聲,久遠而刻骨!但當我仔細聆聽時卻又

一無所獲!

婉柔緊閉顫抖的美目還未曾發覺我的異樣:“我有種不好的預感,但

是我不能放棄!我一定要查明這一切……”

我擦了擦額頭的汗水:“你真相信這一切?”

婉柔搖搖頭,用手緊緊握住胸前的十字架吊墜:“這是我曾祖母留下

的,但願無事,我回去了,祝你好運!”

“祝我們好運!”婉柔正要出門,我一時勇氣上來:“等等……生死

我與你相隨!”

婉柔笑了,擦了擦眼角的淚水:“謝謝!”轉身離開,屋里依舊留下

淡淡的香氣,我夜里失眠,美美即將入睡那一聲聲“啊……啊……”出現在

我的腦海中回蕩!猛地驚醒!

第二章:你是處子之身?

我起身,點了一支煙,無限煩躁!

此時敲門聲又起,我打開門看了一眼是“瓊斯”,“你怎麽沒有入睡?”

瓊斯一歪腦袋反問:“你不也是沒有入睡嗎?”

我苦笑:“你怎麽知道我沒有入睡呢?”

瓊斯一指窗戶,我明白了窗戶的那邊正對著瓊斯的房間:“你一會兒

開燈,一會兒關燈,你說我怎麽知道。”

我看下時鍾淩晨一點了,瓊斯扭著蛇腰,從我身邊走過更要命的是此

時的瓊斯上身隨意地穿著漏肚臍的短衫,可能因爲夜晚睡覺居然沒有穿胸衣,

因爲我看到了那兩顆凸出的小葡萄!

我下體一緊,只能苦笑一下,此時瓊斯放佛也有什麽心事渾然未覺我

盯著她的雙峰。

瓊斯隨手打開一瓶紅酒:“來,陪我喝幾杯?”

我隨和一笑:“樂意奉陪!”

我們一邊喝酒一邊聊著各國的風土人情,一直到聊到埃及時候,瓊斯

的臉上有不滿憂慮,我開口問道:“怎麽了?你也在擔心什麽?”

瓊斯看了我一眼:“是的,我害怕傳說是真的!”

我隨口道:“那你爲什麽不退出呢?”

瓊斯搖搖頭:“自從聽說過金字塔,了解她成了我一生的夢想,讓我

放棄我做不到!”

“你是期待有什麽遭遇,卻又害怕遇到什麽遭遇對吧?”我喝了一口

酒。

瓊斯用詫異地眼神看著我:“你說的對!”

我將酒杯當下,淡淡地說道:“你已經不是第一個在此刻有些踟蹰的

考古學家了,但是我想問你,你存在的意義是什麽?是平平淡淡的活著?或

是爲了夢想而追逐,后世人聽到的名字都奉爲榜樣?”

瓊斯震驚的望著我,放佛在內心掙扎了好一會兒:“你說的對!我決

定了!我不該放棄否則我會后悔一生。”

我拍拍她的肩頭:“對的!無意義的活著,如同行屍走肉!我們存在

一刻便要精彩一刻!”

瓊斯終于放下心事與我開懷大飲纾解心頭的郁悶,不一會兒瓊斯已經

喝得有些醉意了:“喝多了,我要回去了!”剛站起來一陣頭暈地倒在我懷

里,正好從她高開的領口上可以窺測深深地乳溝。下體再一次不爭氣的抗議!

我感覺膨脹的下體抵到了她的肚臍,瓊斯也感覺到了,低頭看看了看

:“呵呵,小色狼!放開我,我要回去了!”

我我上身只穿了一件薄衫,此刻覺得兩顆火熱的肉球抵在胸膛,我瞬

間大腦充血:“瓊斯,你真美!”我的雙手在她的后背輕輕摩擦,瓊斯笑了

笑:“不要這樣……”

我看瓊斯的抵觸不強烈,我嘗試去吻她,但是瓊斯躲開了,我笑了笑,

你的眼睛好美沒有別的意思我就是想吻你,瓊斯笑了笑,我低頭吻過去,一

路向下,接觸那片濕潤的唇,瓊斯和我兩條火熱的唇交織著。瓊斯的呼吸變

得越來越急促,我我的雙手開始不老實得在瓊斯的后背撫摸慢慢地插進瓊斯

的小衫中,迂回過來從正面撫摸那對傲人的雙峰,果然沒有胸罩,入手滑嫩,

我的手都顫抖了……

我不在猶豫什麽,脫掉衣服將瓊斯的外套卷上去,埋頭在那雪白的雙

乳間,我拼命的吮吸著,恨不得將那對雙乳直接吞下去!另一只手順路探下

那誘人的秘谷,入手泥濘,早就濕了,瓊斯雙腿突然加緊不再讓我撫摸她的

小穴。

我伸出一根手指在她的陰蒂上摩挲不一會兒瓊斯就受不了了,渾身變

得酸軟,我趁機一路吻下一直吻到那美妙的嫩穴,此時瓊斯的私處已經陰液

流淌我渾不在意地吸入口中,如此美味怎能放過?

我伸出舌頭輕輕地舔舐,瓊斯的小穴,每舔一次瓊斯就渾身顫栗一次,

終于瓊斯已經酸軟無力了。我掏出火熱的陽具對著瓊斯的小穴一陣狠狠地插

去,但是卻感覺有一層阻隔,也未在意欲火攻心,狠狠地抽插起來,好緊!

我一陣激動我終于告別處男了!瓊斯在我的身下忸怩呻吟:“恩……啊……

恩嗯……”

也不知是第一次太興奮了,還是瓊斯的小穴就是太緊了,不超過五分

鍾,我的陽具一陣膨脹,狠狠地射進瓊斯的小穴內,留下高潮中的瓊斯一陣

抽搐!伴隨著一張一縮的陰道,一股精液伴隨著少女的殷紅流了出來,我一

陣錯愕。

我意猶未盡地撫摸著瓊斯潔白的乳房,好一會兒瓊斯才醒來:“你是

處女?”

瓊斯沒好氣的白了我一眼:“是的!守了24年的處女被你搶走了,你

個強盜!”

我一陣錯愕:“你們不是很開放嗎?”

瓊斯白了我一眼:“我相信古老的傳說,處女可以辟邪,我從小就立

志探險金字塔,自然守身如玉!怎麽想到今天便宜你了!哼!”說著張口一

對虎牙對著我的肩膀咬來!

我嘿嘿一笑,望著精子干涸在小穴邊上,我的下體再一次勃起,瓊斯

無語地笑了笑:“于是一番大戰再一次開始,20多分鍾后我再一次將精華射

進瓊斯的子宮內,無力地趴在她的乳房上睡著了!”

次日敲門聲響起,我倆才疲憊地轉醒:“起來沒有?”

是唐的聲音:“我疲憊地回了一句,到樓下大廳等我!”

于是我倆匆忙洗澡,爲防止別人發現先后下樓一起共進早餐,期間我

幾次看到婉柔都感到心中一陣愧疚。

第三章:進軍金字塔

坐上John準備好的路虎后,我和瓊斯疲倦地睡去了,當太陽淩烈的中

午時分我們已經到達,于是大家準備各項工作,拉好帳篷我們是要在這里夜

宿將近一個月的!準備好后大家簽署相關約定又消耗了半天。

勞累了一天大家都早早睡去了,夢里那一聲聲歎息聲更加深重了,我

再一次轉醒,我看了看表晚上11點,我走出帳篷發現婉柔的帳篷還是亮著燈,

我猶豫了下還是過去了。站在帳篷外:“婉柔睡了嗎?”

“沒呢,進來吧”我感覺的出那聲音竟有一絲高興。

我進去發現婉柔穿著一襲乳白的睡衣半倚牆看書,我一陣恍惚:“怎

麽還不睡?看什麽書呢?”

婉柔笑笑,神秘地說:“你猜?”

我苦笑:“我哪里猜的上?”

婉柔神秘地把書展示給我看:“埃及古史”

我笑笑:“你都看了幾次了。”

我一直在猜測:“圖坦卡蒙是怎麽死的?難道是被人暗殺的?或許正

是因爲此他的怨氣最重,所以他的陵墓死的人最多。”

我笑笑坐過去把婉柔的書和上:“不要想了。安心睡吧!”

婉柔大概這幾日一直沒睡好,果真不一會兒在我身側睡著了,寬松的

睡衣露出一片酥胸我的神情一陣恍惚,恨不得扯開睡衣一睹美景,但這也僅

是想想。我苦笑,我豈是趁人之危的小人?

于是輕輕地撫摸婉柔的額頭,起身回去。

次日我們四人一起帶著必備的食物和露宿品,上路了,巨大的陵墓遠

非想想那麽神奇,出了冰冷的牆石外,實在找不到有趣的事情。就連那些瓶

瓶罐罐都被博物館帶走了,不知走了多久才發現牆壁上一些壁畫,無非是畫

著一些如何將圖坦卡蒙安葬的畫面,但是婉柔還是極其小心的用無光照相機

記錄著這一幅幅畫面。

但是有一副畫面深深地吸引著我,那就是一位法老的頭顱破開一道眼

鏡蛇的虛影射向一位跪拜的年輕男子。這幅畫面不知爲什麽讓我如此著迷,

瓊斯莞爾一笑:“走了,小帥哥!”

于是我依舊和大部隊前進,但是心中的疑惑不減。只好匆匆繼續趕路。

John周圍的旁室內觀測了一會兒:“好了今晚在這過夜。”我環視周

圍旁室足有一百多間,向來是安葬奴隸的墓穴,但是我們考古出身的自問對

于這些還是不在意的。于是大家各自挑選了一間打點住下。我不敢過早入睡

害怕那噩夢再一次襲來,于是找唐聊聊天,這人真是奇怪,身份也很神秘居

然沒人知道他的全名就連領隊john也讓我們不要問,說是當地的習俗,可我

不記得有哪樣的名族忌諱說出自己的名字。

聊了不一會兒,我就出來了途徑婉柔的住處時猶豫了一下還是轉而向

瓊斯的住處走去,瓊斯剛剛洗刷完穿著睡衣,濕漉漉的頭發別樣誘人。瓊斯

沖我妩媚一笑:“怎麽小男人?想我了?”

我苦笑一聲,不需要回答我的下體已經出賣了我,我走過去抱住瓊斯,

隔著睡衣撫摸瓊斯的美乳,不一會兒瓊斯就嬌喘連連,我再也忍不住把手探

進睡衣,把玩那美妙的乳房。瓊斯不老實的小手也在褲中撫摸我的肉棒。我

再也忍不住把手探進她的小穴,中指插進小穴內來回抽送。等瓊斯渾身癱軟

后我拿出肉棒,送到小穴,來回摩擦惹得瓊斯著急,急切的將小穴送來,突

然腰部一用力狠狠地插了進去。

“啊!!!”瓊斯玉莖后仰說不出是舒爽至極還是疼痛難忍。

我不停地撫摸瓊斯的陰蒂,慢慢地瓊斯開始放松,于是我順利地來回

蠕動,瓊斯在身下忸怩生豔,10多分鍾過瓊斯的陰道一陣緊縮,瓊斯舒服的

高潮了,我還是在射精的邊緣,此時門外傳來一聲驚歎:“OH,My god!”

我心頭一驚瞬間膨脹的肉棒萎蔫了,但是瓊斯還在興奮中未曾察覺的。

只見唐走了進來竟然毫不避諱地走過去撫摸瓊斯的乳房:“真是太棒

了!”竟然開始舔舐起來,瓊斯此時自然發現但是也無力反抗,我的肉棒竟

然莫名地更加興奮。我一邊來回沖送一邊欣賞,唐和瓊斯接吻撫摸揉胸,瓊

斯終于不堪兩面夾擊再一次崩潰了,小穴內的熱流一股腦噴在肉棒上。

我再也忍不住一股腦射進陰道中。

拔出肉棒精液順著瓊斯的大腿流下,此刻唐走過去居然毫不在意的將

精液和陰精一同飲下,瘋狂地舔舐著,我看了之后肉棒再一次興奮,我走過

去將肉棒送到瓊斯的玉嘴中來回抽插,瓊斯般小蛇的舌頭潤滑舒服絲毫不弱

于小穴。

而唐則趁此時機狠狠地插進瓊斯的小穴,雙管齊下,瓊斯可是爽翻天

了。20多分鍾后唐終于射了,我也加快抽送,10多分后滾燙的精液射進瓊斯

的小嘴中。太舒服了,而瓊斯直接昏睡過去。

第四章:異象

回到屋中我疲憊地睡去,但是出現在了一個奇妙的夢中,夢中我好想

靈魂出體,在金字塔中遊蕩,金字塔如一幅地圖畫卷在我的腦海中一一展開,

指引著我一路前進,到了盡頭是一副巨大的圖案,和一幅巨大的法老雕塑,

法老的頭冠上眼鏡蛇吐著信子氣勢駭人。令人奇怪的是畫卷上的畫面和這堵

牆一般無二,只是多了一位男子,男子用刀將手掌割破將鮮血塗在頭冠上…

這樣的夢境一直不停地重複著,猛的驚起此時看到了婉柔溫柔的目光,

婉柔的臉色煞白,正緊張地握著手中的十字架,突然撲到我懷里:“你終于

醒了,嚇死我了!”我疑惑不解:“怎麽了?”

John開口:“你已經睡了一天一夜,我們猜測你感染病菌什麽的,既

然你醒來說明沒事了,是我們多慮了。大家繼續出發!”

于是大家一同前進,期間瓊斯走到我身邊掐了我的腰部:“那天爲什

麽不阻止唐?”我打著哈哈:“我以爲你們先前早就有過關系。”

瓊斯:“哼!你就繼續裝吧,害得我現在走路還疼!”說著手上加重

了幾分力道。

我苦笑一下,好在西方對于性本身不大在意,否則我也不會那麽瘋狂,

性與愛不同,我的愛人是絕不會與人分享的。

不一會兒就出現很多岔路,但是金字塔的地圖不自覺的就在腦中呈現,

我帶著大家一直前進,期間john問我好多次爲什麽這麽確信,我無法解釋是

夢中看到的吧,大家都很懷疑,好在唐很贊同我,于是大家繼續前進。走了

大約一天多,我們終于疲憊地來到了盡頭。這一路上我也震驚萬分所見情景

竟然和夢中一般無二。最讓我吃驚的是眼前的那堵牆真是和夢中完全一樣。

還有那座雕像!

大家疲憊了只好就地休息一下,但是我的靈魂仿佛被那壁畫吸引了,

放佛自己就是那持刀割破手掌的男子,不知不居中我已經拿起匕首朝著自己

的手掌割去,然后朝著那雕像的王冠按去,遠處婉柔看到這一幕嚇壞了,一

聲尖叫急忙沖我奔來,但是我卻渾然未覺,在婉柔抓住我的那一刻,我還是

將淌血的手按在了王冠上。

驚人的一幕出現了,那王冠將血一吸而入,絲毫看不到血迹。放佛沒

有發生一般,大家都湊了過來面面相觑。

就在此時驚人的一幕出現了,原本的牆突然崩裂了,一條人工開鑿的

隧道出現在大家的視野中。

在大家的驚疑中我們一行人,沿著半人高的隧道一路前進,也不知走

了多久終于到達盡頭,一片開闊的場地陷入眼簾。

“這是?”大家驚疑不定。

只見開闊的場地上有一座高大的純金雕刻的法老王,正是圖坦卡蒙!

而法老王的王冠上只有一條蛇,這條小蛇精光閃爍,錯愕間感覺它在眨眼!

更詭異的是它的四周有種很多池子,每一個池子中都有一具屍體,有的屍體

都干涸了,只剩一些骷髅頭骨,但是池子中的一灘血迹卻是未曾干涸,詭異

至極!

不知道爲何我發覺一直波瀾不驚的唐此刻眼中盡是火熱的目光,難道

僅僅是對于黃金的貪婪?我還是不大相信,畢竟我們考古出身的見過的稀世

珍寶不勝枚舉!

可能是我多心了,但是總有一種心驚肉跳的感覺!

這時john在專心欣賞偉大的雕塑,突然覺得胸前一涼一把匕首洞穿而

出,他的屍體正好倒在了一個空余的池子中。

而那把匕首赫然是唐所持,大家都震驚了,我急忙走到兩女跟前,警

戒地看著唐,婉柔面色氣憤:“爲什麽?”

唐淡淡地回了一句:“你們不會懂得!一切才剛剛開始!”

原本我還擔心唐會對兩女不利,但是出乎我的意料,唐居然走到了唯

一沒有池子的一個,站了進去,那個池子很顯眼,它離雕像最近。

唐沖我詭異的一笑,然后把匕首刺進自己的胸膛。一切發生的太快,

我們根本沒有來得及反應過來,唐就倒在了血泊中。

說來也是奇怪一般人匕首刺進胸膛,立刻休克。但是唐放佛絲毫不受

影響僅僅是流血而已:“哈哈,終于完成了!終于完成七重天的祭奠!這里

的每一個人都有埃及的王氏血脈,我走遍世界終于搜集全了!哈哈!我等了

3 千多年了!主人我的使命終于完成了!”

“哈哈!以我靈媒之血爲引,啓動九重天之陣!以這七七四十九具屍

體爲媒,地獄的大門爲我打開吧!複活吧偉大的亡靈!”

突然那蛇頭真的一閃活了一般,所有的鮮血瘋狂的被吸入雕像,金相

如同活了一般扭動著,掙扎著,真似是要從鬼門關中逃出的樣子。

最倒黴的是我第一時間想到帶著大家逃跑,但是此刻偏偏身體動不了!!!

突然一道巨大的蛇影從金蛇中一躍而出,直奔我而來!我嚇得腦門冒

汗,只是蛇影沒入身體絲毫症狀也沒有!

而那束縛我們的禁止也同時解開。我們急切的逃離此處,連走前我回

頭看了唐一眼,唐沖我詭異一笑:“一切才剛剛開始!”就倒在了血池中!

我的心頭一顫!這是什麽意思呢?

我們哪來得及多想一路奔跑日夜不停直至跑到了出口!

第五章:一切才剛剛開始!

我們想想先前的經曆都是心有余悸,難以平複夜晚降臨,終于沒有了

噩夢干擾但是我卻頭痛異常,我的雙眼變成了血紅色,渾身燥熱,潛意識中

我就想找到一位女子!

于是潛意識中我來到了瓊斯的房間,瓊斯此刻本來就是焦慮至極,但

是看到我過來了急需一個擁抱,緊緊地抱著我,我詭異一笑,二話不說就開

始吻她,瓊斯剛剛進入狀態我就急切的進入每一次都是大開大合!終于我忍

不住射了進去,但是詭異的事情此刻發生了,突然一道漆黑的門悄無聲息地

打開了。一股無形的巨大吸力將瓊斯來扯進去,我此刻也恢複了理智,錯愕

的看著眼前的一切!

二門的那頭無異是修羅地獄一群人鬼不分的家夥圍著一位頭戴王冠的

男子!那男子沖著我一笑:“你是我血統唯一的一位的后代,你就是我人間

的使者!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你要爲我完成7777777 重天大合陣之逆天祭

祀!天不容我,我便逆天!哈哈!哈哈哈!”

還沒明白怎麽回事,巨大的吸引力就將瓊斯拖了進去,然后那些鬼物

圍著她瘋狂的抽插蹂躏。

我如同置身一個可怕的陰謀,我如何能是埃及的繼承者呢?

我失魂落魄,到底是怎麽回事?

婉柔看出我的狀態不好,特地過來照顧我,形影不離。但是到了夜晚

離奇的事情再一次發生了!我的雙瞳再一次變成血紅色,我瘋狂地撲向婉柔,

我搶占了她那一晚上,在我射精的一瞬間,詭異的黑色門再一次出現。它帶

走了我一生的摯愛!並且我的摯愛飽經無盡的肉體和精神的折磨!我恨死我

自己了!我終于明白了!“一切才剛剛開始?!”

那個惡魔妄圖經過我之手來完成他邪惡的願望!但是他妄想,他永遠

不會了解真愛的力量。沒有了婉柔我甯願去死!于是我拿出匕首對著那個黑

色的門將匕首狠狠地刺進我的心髒!“婉柔,對不起!我願永世不得輪回替

你承擔所有的痛苦,只是再讓我見你一面對你說一句話——對不起我愛你!”

當我感覺到冰涼的利刃刺破我的胸膛時,我絲毫不畏懼,這樣就結束

了吧……

然而不知過了多久我再一次醒來,難道我到了地獄?不對我的身體自

動修複了,並且匕首也被自動排除體外,隨后我嘗試過多種自殺方式但是都

是無效,每天的夜晚我都如一個幽靈侵占一名少女,我算了一下7777777 天

一共是21308 年零357 天。不知到了那個時候那個惡魔是否真能轉世?世間

將是一副怎麽摸樣?

“一切才剛剛開始!”

「全文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推荐排行榜最新网址发布>>永久www.jnhss.com